十七岁的青春年华º

To 2014

喜里:

文/喜里

总有几次 生活让人窒息无力
总有几次 在夜的黑暗中无声落泪
总有几次 要一个人承担起责任
总有几次 要勇敢无悔地面对自己的选择

也总有几次 柳暗花明
总有几次 相逢恨晚惺惺相惜
总有几次 阳光这样好不再恐慌时光就此老去
总有几次 为着自己的执着和坚持而感动

2014,


辜负和遗憾还是有,
喜悦和难忘也太多,
虽单薄却也充实,
但我觉得我更加接近自己了,
也终于可以勇敢地和2014说再见。

给女儿的第十一首情诗--卫瑾铖

边城诗社:


文/西城花下里
日子,
前进时像蜗牛爬行,
回首时如离弦之箭;
成长像破土掘井,
尔后就喷薄而出。
见你如花般微笑,
暖意不知何来层叠不休。
见你如风般舞动,
欣喜不知何来深入心扉。

伴你成长是我此生的光荣,
携你成行是我一直的祈祷,
短短数月,
恍若度日如年,
你的坚韧和倔强让我无从下手,
你的娇羞和温婉又暖我至深。
我的女儿,
你如同童话故事里的那朵七色花,
每天都在给我惊喜和欢欣,
我的女儿,
你就像窗外不断长大的那棵小树,
历经风雨越发健康越发勇敢。
 

在霜初降的清晨的梦里

边城诗社:

   文/喜里:


【一】


在霜初降的清晨的梦里

看见那一年一年的冬阳

还有那四季长青的花树

长得也已与阳台一般高

站在阳台上触手便可及

一个又一个温暖的日子

我坐在花树下眺望太阳

有时甚至又昏昏欲睡去

在那样多愁善感的年纪

太容易装着满满的心事

女孩子固有的细腻心思

树叶在风里沙沙地微响

叶隙间已新抽冬日花蕊

混合着阳光散发着清香

偶尔邻家小男孩在楼下

一声一声地唤我的名字

我只是探出身回应几声


【二】


我梦见我仍然睡在自己的床上

仿佛一醒来就可以触摸到那花蕊

我甚至都可以闻到那清香

远远...

与忧郁有关

边城诗社:

 文/惟琢

雨,一直下着
从这个接近晚上的傍晚开始
我站在阳台
看着雨水落在忧郁的路灯上
这种忧郁
与秋天无关
与树叶无关
与夜晚也无关
与昨天的阳光有关
与明天的彩虹有关

边城诗社:

你在我臆想中的世界

成长,发光

好过真实的一千倍

可我却无法拥有


只在匆匆年华里

曾美好的占有过

你的十八岁阿

一滴水的控诉

边城诗社:

文/榕树上的猫


很多年以前我是一滴纯净的水

我曾流过沧桑大地而奔流赴海,

为海洋奉献出自己的蔚蓝

我曾栖于晴空云海而蒸涌不休,

为蓝天奉献出自己的洁白

我曾浸润树木根须而直达叶脉,

为人类孕育庇护生存的森林

我曾因伤痛哀绝而溢出泪瞳

用怜悯让人类的美德与文明觉醒


走在城市和风尘大地上的人啊

请你们停下匆匆追逐的脚步

听听我这来自远古一滴水的心声

今天的我已经沾满了那些

前所未见的金属、油污和药物与激素

在大地上我已奔流不动,失去蔚蓝

也无法蒸发在云端为天空奉献洁白

我更不忍浸润根须去伤害苍柏

疲惫不堪的我去哪里啊

让我化作...

致孤独

边城诗社:

文/Brenna

翻山越岭

我风尘仆仆从远方赶来

背着沉重的行囊

我提着耳朵

可是你在说什么

我微笑着

可是你在说什么

我来到你身边

可是你在说什么


于是我留下

向来往的行人招手

寻梦人把我带入了他的梦

开始出发寻找另一个梦

我拾起了他的梦

交给了时光旅行者

寄给未来的我

时光旅行者带着我的梦

不是寻梦人的梦

回到我出发的那个山崖

交给了一个爱做梦的孩子

让他翻山越岭来找我


在人群中他发现了我

用尽百般理由让我相信

然后蹦跳跑开


我小心翼翼地打开这个梦

你孤独吗


© 十七岁的青春年华º | Powered by LOFTER